【我和我的祖国】我家的车越换越高级

我的家在鲁北乡下。记得小的时候,家中只有一辆破旧的“大金鹿”牌自行车。下地干活、赶集探亲,父亲就骑着这辆车子。内胎用久了,颠簸在乡村的土路上经常“放炮”,父亲总是自己补了又补,也舍不得换个新胎。

我16岁那年,要到两公里外的镇上读高中。因家中那辆自行车太笨重,父亲不让我骑,所以,我总是早起跑着去上学。看我如此辛苦,父亲便戒烟、戒酒攒钱,硬是给我买回一辆当时流行的“凤凰”牌自行车。来回上学,骑着那辆崭新的自行车,我心里甭提多高兴了。那辆自行车伴我走完了乡村求学路,直到我考上了师范学院。毕业后,我被分配到离家15公里远的县城中学任教。从此,那辆久违的“凤凰”牌自行车,又成了我上下班途中的“伴侣”。

进入21世纪,国家连续出台了一系列巩固和加强农业基础地位、增加农民收入和扶持粮食生产的惠农政策,我家的日子日渐宽裕了。2005年秋天的一个周末,我骑自行车刚回到家,就看到一辆崭新的“钱江”牌摩托车停放在院子里。父亲从屋里走出来,笑着对我说:“看看,这车咋样?你上班路远,给你买辆摩托车,骑着方便些。”从此,我骑上了摩托车,体面、气派又便捷。

2007年,国家实施“生育关怀行动”,对独生子女家庭给予扶持。因我家属于“生育关怀”帮扶对象,县、乡政府提供资金和技术,优先帮扶我家建起了肉鸡养殖大棚。几年的时间,我家就成了当地的养鸡致富专业户,年收入达到20余万元。

为了方便销售肉鸡、拉运饲料,我家购买了一辆“五征”牌机动三轮车,还添置了一台饲料加工设备。这样一来,既降低了运输、加工成本,又推进了养鸡业的发展。

2012年的一个周末,父亲和我们商量:“如今的惠农政策有一条:买汽车国家给补贴,要不,咱也买辆汽车去?”于是,我家又添了一辆轻型载货汽车,除去国家补贴,才花了4万多元。这辆车给我家发展养鸡业注入了新的动力,拉料、送货既便利又快捷,也加快了我家规模化、标准化养殖的速度,使经济效益走上了快车道。

随着家庭收入的提高,我家不仅盖起了二层新楼房、购置了新家具、用上了现代化新电器,还于去年买上了崭新的“桑塔纳”牌轿车,成了“有车一族”。

如今,这辆车成了我家赶集上店、走亲访友、联系事务的便利交通工具,也成了我家幸福生活的见证。

从“大金鹿”自行车,到“桑塔纳”小轿车,我家的车越换越高级,日子也越过越甜蜜。乘着国家惠农政策的东风,我家的生活怎能不像是吃着甘蔗上楼梯——节节甜、步步高呢?!(作者商凯为山东省滨州市沾化区下河乡政府干部)

《 人民日报海外版 》( 2019年12月07日   第 05 版)

责编:刘素素、袁如霞